普惠金融思考,普惠金融难行

2019-09-17 作者:首页   |   浏览(64)

唯有用法律和制度之绳打造信用机制,以信用法治约束人的行为,才能有效制止失信失德等堕落的行为

南方农村报讯 10月22日,国内理财搜索平台融360发布《2014年中国小微企业普惠指数报告》分析认为,小微企业的融资现状不容乐观,银行"惠"而不"普",小贷公司和P2P平台则"普"而不"惠",总体而言超60%的小微企业目前所获得的融资均属"高利贷". 在农村地区,《报告》所述现象也有呈现,"普惠金融"难落地农村。中国小额信贷之父杜晓山教授曾指出,中国"普惠金融"重在农村,但伴随新型城镇化及农业现代化发展进程的加快,"普惠金融"在农村的发展面临新挑战,逐渐曝露出冰火两重天态势。"普惠金融"难落地农村 据悉,自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发展普惠金融","普惠金融"一词在中国持续升温。今年9月,银监会、农业部更联合印发《关于金融支持农业规模化生产和集约化经营的指导意见》。在政策号召和规范下,银行、小贷公司、P2P公司等蜂拥而上践行"普惠金融",声称为社会所有阶层和群体提供服务的金融体系。 不过,如《报告》所示,无论是对小微企业还是农户而言,"普惠金融"难以真正落地。据宜信人士称,其在呼和浩特赛罕区调研时发现,新型农业经济体发展资金需求旺盛,但由于棚菜、花木、牛羊养殖等规模农业经营风险高,金融机构普遍要求提供抵押品。 "虽然一般农业经营的贷款需求为三五万元,而大户、农民专业合作的发展需求则为十几万至上百万间,但因农户贷款的担保抵押非常有限,贷款难问题长期存在。"该人士说。有效信用破解贷款难 在今年两会上,土地改革呼声最高,盘活农民资产,实现农地承包经营权抵押,成为解决农民乃至农业大户借款难题的突破口。 但当前土地改革仍没具体制度,基于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落地还有很多障碍,"因此现在最契合农民金融需求的,还是基于信用的借款服务。"四川省政协农业委员会副主任杨柳为"三农"发展筹措资金指出了"信用"解决方案。 而在宜信人士看来,"中国的小微企主、农户不是没有信用,而是缺乏有效的信用评估模式".据悉,在过去八年时间内,宜信通过上百万的客户信用评估及分析经验,引入国际顶级的费埃哲信用评估系统,不仅解决了小微业主、农户的借款难题,还让他们实现了信用价值的增值。 目前,宜信普惠农村业务已经在甘肃、内蒙古、云南、陕西、四川等省市县乡地区建立45家网点,给近两万名农户提供了发展所需资金。其中,宜信从2010年开始在甘肃农村设立服务网点,平均每笔借款在四万元左右,且宜信覆盖的农户中有30%都属于高经营风险的种养殖类客户,另外70%的资产配置,是给进城的农民工提供基础的借款服务,如开拉面馆、卖农机农具,种子化肥等。

最近在和格莱珉的朋友交流的时候,意识到一个问题,格莱珉解决完扶贫之后,会员的发展就要开始进入传统的金融机构来负责对接了。而孟加拉国这方面的基础比较薄弱,格莱珉承担了这些会员在脱贫之后发展所需的金融服务。

“十三五”规划紧扣我国市场经济发展中的重大现实问题,提出要发展普惠金融和多业态中小金融组织。当前,我国处在一个“普惠金融难以普惠”的尴尬境地,资本嫌贫爱富,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如何来破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绳结”呢?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吴晓灵指出,当前普惠金融发展中最大的问题是信息和信用的缺失。

那么在中国和其他经济基础发展比较好的国家,就会遇到一个问题,会员的生命周期会比孟加拉国等经济欠发达国家的会员生命周期短很多。

完善信用体系,实施信用法治,是发展普惠金融的基础,也是破解普惠金融发展难题的关键。缺乏信用法治的保障,普惠金融将难以维系,更有可能再次走向行政主导、财政兜底的老路。

按照互联网的运营方法论来看,获取一个新会员的成本比维护一个会员的成本高好几倍。

当今社会,信用法治已经成为维系市场信用的重要保障。现代市场经济国家围绕着市场主体的偿债能力和履约意愿等社会信赖和评价标准,以合同法、担保法、破产法等法律调整为基础,进而演变出一整套以信用信息收集、信用信息利用、信用评级、信用约束与失信惩戒、个人数据与商业秘密保护、信用监管等重要规则为支撑的信用法治。

一个会员在整个生命周期中的留存度,活跃度,平均每用户产出,和国家的平均GDP,经济发展情况有一定的关联。

信用法治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益的诱惑十分强大,为失信失德行为的滋生提供了土壤,耗散了诚信所需要的精气神。各种失信失德行为充斥市场,伤害着人们对市场的信心,损害着市场发展的基础。唯有用法律和制度之绳打造信用机制,以信用法治约束人的行为,才能有效制止失信失德等堕落行为。

如果纯粹是作为一个商业机构,那么想办法留住会员,提高会员的活跃度,产出。是一个比呀的指标,如果综合考虑会员的发展,站在人本主义的角度,也许当会员脱贫之后,有了更好的发展空间,我们应该鼓励这种分离。

普惠金融的发展,不仅需要良好的道德自律,更需要依靠信用法治的强力保障。在信用法治框架内,中小微企业通过诚实守信,不断积累自身的正面信用,自然很容易获得金融机构的资金支持,资金的供给就能源源不断。而那些未能严格自律的失信中小微企业,则终将因其恶劣的市场信用评价而不受社会信赖,寸步难行。这就是信用法治的力量。因此,信用法治实际上是构筑了一道社会的“诚信防火墙”,形成了普惠金融所依赖的有效信用机制,促进了资金供给方和资金需求方相互信任与和谐发展,最终使普惠金融能够真正为中小微企业的发展注入活力。

这是一种矛盾。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有没有什么破题的办法么?

有,回到初心。格莱珉为什么存在,为什么创立。为了帮助穷人更好的发展。

那么金融是一个必要的基础设施,伴随着社会的发展还有没有比金融更基础的基础设施呢?

格莱珉帮助会员扩大朋友圈,扩大社会资本,获取贷款,本质上是在建立会员们的信用体系,只是一开始这个信用体系的圈子非常小,也不是开放的。

当会员们脱贫在脱贫的过程中,利用金融工具扩大再生产,这种信用体系就要开始面向市场。

那么这些沉淀下来的历史数据,对于格莱珉的会员离开格莱珉之后还如何起到帮助作用呢?

就好比清华的学生在清华完成了学习,这种标签会持续的帮助他在社会协作中获取便利。

格莱珉能够在会员的信贷周期结束后,提供什么服务给这些妇女会员呢?这是从人本主义的角度思考,用中国的古话说,扶上马,送一程。

从商业的角度思考,培养了一个妇女会员,战胜内心的恐惧,勇敢的走到社会上,用自己的双手,获取更好的生活。这里面的商业收益如何市场化运作,才能够持续呢?

金融网络是一个服务体系,而且有很多个并存的体系相互竞争。在脱贫线以下,格莱珉的金融体系具备良好的竞争力,但是涉及到金额比较大的,需要发展,致富的时候,格莱珉的金融产品,商业化的时候,不一定能够竞争过传统的金融机构,因为效率,成本。

在金融交易发生的过程中,其实是伴随着信用的生成的。

而信用网络的粘性是比较高的。

传统的金融机构中,一次失信后面就很难再享受到金融服务了。这种思想是把人作为一个静态的个体去看待,同时对于失信主体的信用修复,缺乏手段。

而在格莱珉有很多曾经在传统金融机构无法获取服务的人,在这里信用记录良好。也可以讲格莱珉提供了一种信用修复机制。这是传统金融机构不具备的。

那么这种修复后的信用,如何传递到更大的市场中去?目前还没有这种市场化的服务机制。

从商业化产品的设计来看,信用网络的依存度,粘性比金融网络更高。

所以我一直比较看好芝麻信用这种信用产品,未来可能成为交易的一个基础设施。

而面向贫困阶层的信用产品设计,首先需要的是金融产品的设计,然后在此基础上衍生出信用产品。

在不同的客户生命周期中提供不同维度的服务,充分挖掘数据的价值

本文由永利402com官网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普惠金融思考,普惠金融难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