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扬工匠精神,作育工匠精神首要培养蒙受

2019-09-15 作者:公益   |   浏览(56)

作为传授职业活动所必需的技能、知识和态度,为社会培养技能人才的职业教育,必然在培育工匠精神中承担重任:转变重技轻人的价值取向、完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深入开展校企合作、提高教师的职业素养。

培育工匠精神首要培育环境

弘扬工匠精神 创新职业教育

工匠精神是对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追求卓越,并不断创新的精神理念。它的核心在于,不仅把工作当作谋生的手段,而且树立对工作的敬畏、对事业的专注、对责任的担当、对质量的执着、对完美的追求,并将这些品质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朋友从一家国有银行离职,笔者甚感惊讶,细问之下不免感慨。原来朋友在这家国有银行风控部门就职,负责对全辖授信项目进行风险审查,按理说这个部门应该属于银行的核心部门,属于高精尖人才类型,应被单位重点培养和运用。但事实上,朋友就职的这个部门人员跳槽频繁,老人留不住,新人不愿来。细究之下,不外乎三方面原因。

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十三五’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显著特征就是进入新常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高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必然要求和战略举措”。面对新常态,李克强总理在“十三五”开局之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当前,为了实现弘扬工匠精神与创新职业教育的有效“合一”,需要重点处理好以下三个方面的关系。

实现我国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转变,不仅需要提高科技研发能力,还需要一个非常重要的支撑因素——工匠精神。只有摒弃浮躁,专注耐心地提升品质、改进设计、完善细节,才能“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中国制造”才能真正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

首先,收入不高。按理说作为银行的核心部门,收入至少应该达到全行的中上水平,但据朋友介绍,这家国有银行的风控部门不能参与授信项目的奖励、不能参与基层网点的存款奖励等,每月的工资基本是死工资,每年也只能和全行员工一起拿到一些平均的年终奖,不说与业务发展部门的人比较,甚至连前台柜员的收入都不如。

第一个方面,要将工匠精神与突出职业教育价值追求有机融合起来,这是在创新发展职业教育进程中倡导工匠精神的目标和关键。

作为传授职业活动所必需的技能、知识和态度,为社会培养技能人才的职业教育,必然在培育工匠精神中承担重任。那么,如何在职业教育内培育工匠精神?基于职业教育属性,笔者认为应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其次,权责不清。朋友虽然就职在风控部门,按规则来讲对授信业务具有较大的发言权,但这么多年来在全行业务为先的绩效考核体系下,风控部门基本沦为摆设,加上这些年业务发展顺风顺水,更没有人把风控部门放在眼里。朋友虽然收入不高,也乐得清闲。但最近授信业务部不良增多,这个板子却实实在在的打在了风控部门身上,不仅要负责起诉、追偿等一系列任务,关键是要扣工资。授信项目的奖励没有资格分享,项目不良的惩罚却要部门承担,如此做法,怎能不让人寒心?

“工匠精神”一词已经广为世人传颂和熟知。但只具有朴素的情感理解和诉求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围绕职业教育的价值追求进行理性、客观和深度地审视,这才能更好地将工匠精神与职业教育的创新发展紧密联系起来。

转变重技轻人的价值取向

最后,晋升通道不畅通。朋友所在的分行是一个二级分行,一级分行对其有严格的管理层人数控制,虽然人力资源管理办法上有各种专业技术职称的晋升办法,但基本沦为虚设。已经跳槽的众多老人都是因为多年提拔不上去,也无法通过评定高级经理等来提高收入和级别,最终被其他股份制银行挖走,也正是因为无法在风控部门获得业绩,新人也不愿意来。

要深入把握“工匠精神”的内涵,首先要正确界定“工匠”,更为重要的是,要正确界定“现代工匠”。“现代工匠”主要是指集中心力将科学的理论知识发展为技术,通过技术积极持续改造自然、人类社会并实际推动技术积累更新的高素质应用型和技术技能型人才。“工匠精神”就是这一批高素质应用型和技术技能型人才中的杰出代表,在运用技术发展现代生产力的过程中所集中体现的精益求精、一心一意的精神特质。

长期以来,职业教育更多关注专业知识的授受与专业技能的训练,而对人的发展未能给予足够重视,职业素质养成缺少,无形中把学生当成了技术的容器,试图使其成为掌握实用技术技能的高级“机器人”,体现的是典型的“技能至上”功利主义理念,偏离了育人的教育目的。这种理念下培养出来的人缺乏工匠精神,很难生产出高精尖的产品。职业学校应当注重工匠精神的培育,在职业教育中深化文化育人的理念,将职业道德、人文素养教育贯穿人才培养全过程,营造工匠精神的氛围,让学生获得工具性知识和技能之外的职业素养和精神。一是通过课程教学、专题讲座、实习实践等形式,让学生了解工匠、工匠精神,及其对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重大意义。二是通过传授完整的产业链知识与技艺,让学生了解产品的改革和产业发展动向,感受工艺形成的历史文化,体会工艺的价值和工匠的地位。三是改革评价标准,完成一项任务不以“合不合格”做标准,而是以“完不完美”为要求,纠正追求“速成”的浮躁心理,培养专注持久的定力。

这三方面原因从根本上来说是外部环境原因。培育工匠精神,不仅需要内在的动力,也不可忽视外部环境的影响。作为把控金融资产安全的风控部门的员工本应该被单位当做工匠给予重视和培养,却被一套不适应的绩效考核体系给淘汰掉,着实可惜。

创新发展职业教育,需要这种“工匠精神”,但不只是将“工匠精神”与职业教育简单嫁接,而是要将“工匠精神”提升到职业教育价值追求的高度进行交融。将“工匠精神”与职业教育价值追求融合起来,就是要发扬“工匠精神”,创新性地维护好和发展好社会主义职业教育办学目标。

工匠精神需要传承与积淀,不仅在代际间,更是在个体的成长过程中。作为培育工匠精神主阵地的职业教育,尚未完全打通技术技能人才学习晋升的通道。我国初步建立起的中高衔接的职业教育体系,还存在中、高职培养目标定位不清,教学内容重复、脱节的现象。在工匠精神得到很好传承的德国、瑞士、日本等国家,很早就建立了从中职、专科到本科、硕士、博士完善的职业教育体系,但我国目前职业教育体系绝大部分仅限于专科,很少有本科及以上层次,导致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层次的断层。职业教育体系不能很好地满足我国经济结构调整、产业优化升级对高级技术技能人才的需求,工匠精神的系统培育、传承与沉淀更是无从谈起。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应科学制定和统筹安排中、高职的培养目标、专业设置、教学内容等,按职业能力要求整体设计培养方案,将学生的职业素质、工匠精神培育系统贯穿于整个教育过程;发展技术本科,逐步创办和试点研究生层次的职业教育,使职业教育体系向纵深发展形成完备的职业教育体系,大力培养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的具有工匠精神的高级技术技能人才。

培育工匠精神首先要培育合适的发展环境,尤其需要一套合适的激励体系。工匠精神需要慢工出细活,需要精雕细琢,需要时间的积累和实践的沉淀,这都需要一定的成本和付出,如果这个成本和付出没有合适的环境给予承担,相反还要制定一些阻碍的制度,想要培育工匠精神其实是一句空话。C

第二个方面,要将工匠精神与深化职业教育文化传承有机结合起来,这是在创新发展职业教育进程中对弘扬工匠精神的丰富和拓展。

伴随工业社会的演进,传统学徒制“言传身教”的传习方式日渐式微,当工匠由学校规模化培养后,校企合作成为培养技艺、塑造工匠精神的有效路径。校企合作是传统学徒培训与现代教育相结合,校企联合培养社会需要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的一种职业教育模式。校企合作充分发挥学校和企业在人才培养方面各自的优势,使学生在学校掌握理论知识的同时,在企业实践中接受企业文化、企业精神的熏陶,从而使学生得到全面的锻炼和培养,真正达到育人的目的。校企合作是发达国家发展职业教育的主导模式,并被视为非常重要的国家发展战略,提供法律法规保障,建立相应的管理和监督机构,从制度上规范校企合作的实施。而这些恰恰是我国开展校企合作所缺失的。结合我国国情,制定并完善有关校企合作的法律法规,对校企合作的利益主体、合作过程、监督评价等做出具体规范;联合多部门组建校企合作管理机构,统筹管理相关事项,使校企合作有序开展;制定激励企业参与校企合作的政策措施等。通过提高校企合作成效,使学生躬行践履、知行合一,实现从知识、技能到素养、精神的高度融合,真正落实工匠精神的培育。

如果仔细注视一下现代职业教育的文化现状,可以明显看到其优势和不足。

教师问题是职业教育领域较为突出的问题之一,职业学校兼具理论知识与实践技能的双师型教师匮乏,教师大多来源于普通高校,缺少系统的专业实践锻炼和示范能力的训练,在职阶段又缺乏专业实践的有效途径,因此,不能很好地满足职业学校的教学要求。兼职教师是优化教师队伍和双师结构的重要举措,由于政策支持力度不够,兼职教师力量也得不到充分发挥。部分教师对职业学校学生存在偏见,教学敷衍、育人意识淡薄、缺乏敬业精神。这种情况下,很难谈及工匠精神的培育。解决师资困境,应从以下两方面入手:一是改革职业学校人事招聘制度,拓宽人才来源渠道,支持从企业聘请名师到职业学校任教。名师具有熟练的专业知识与技能,同时具备良好的工匠精神和职业素养,能够在指导学生的过程中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学生可在与名师学习、交流技艺的过程中,传承到优良的工作品质。二是加强对专任教师的在职培训,特别是对教师职业素养的培养。“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教师不仅传授知识和技能,更重要的是言传身教、师德的感染影响。教师的教学态度和行为规范将直接影响学生今后对工作和职业的认知与态度。为此,应加强对教师职业素养的培养,并建立教师职业素养标准和评价体系,规范和提高教师素质,更好地指导和培育学生具备工匠精神。 (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副所长 刘宝民)

现代职业教育文化的优势在于制度化、规范化、操作化,这集中体现在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有着明确的内容标准,职业礼仪和职业行为有着明确的训练标准,职业锻炼和职业发展有着明确的级别标准。

现代职业教育文化的不足突出地体现在现代职业教育文化缺乏充足丰富的历史涵养,甚至出现历史文化缺失的状况,同时存在工具理性高涨而价值理性式微的情况。

深度挖掘和传承“工匠精神”,有助于现代职业教育文化在发挥优势的同时增加历史维度,增大历史厚度,增强历史高度,为深化现代职业教育文化传承,创新发展职业教育提供有力支撑。“工匠精神”来源于“工匠”,“工匠”活跃于各个产业和行业,而职业教育的专业设置密切对接产业行业,这一方面能够便于师生接受“工匠精神”的积极感召,在职业发展中更好地将社会价值放在首位,更积极主动地为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服务,另一方面能够更好地传承和创新传统工匠智慧,更好地保护、传承和发展各类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将职业教育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功能与传承发展历史文化的功能积极发挥出来。

第三个方面,要将工匠精神与提升职业教育人才培养有机整合起来,这是在创新发展职业教育进程中践行工匠精神的基础和根本。

在职业教育创新发展、内涵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只有将工匠精神嵌入职业教育人才培养,才能从根本上实现工匠精神与职业教育的良性互动,需要以学为基础、以做为关键,重点做好以下工作。

第一,通过统一思想,让教师践行工匠精神。首先要让教师将工匠精神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成为职业院校工匠精神的传播者和示范者。有必要进行广泛的理论研讨,可以通过诸如举行高层论坛的方式,邀请学术大家、大国工匠等到校现场解说,让教师深入把握工匠精神的精髓,增强传播和践行工匠精神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实现师德师风和学纪学风的共同提高。

第二,通过开发课程,让工匠精神入脑入心。围绕工匠精神的课程开发和教材开发,要从职业院校的文化建设着眼,进行顶层设计和整体推进,还可以挖掘职业院校所处地域的丰厚历史文化,开发校本课程和校本教材,将工匠精神纳入学生的通识教育内容,同时根据各自条件打造诸如吴文化园、科技档案馆等综合性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将理论抽象与感性认识结合起来。

第三,通过校企合作,让工匠精神生动起来。通过校企合作、工学结合过程中接触到的大量鲜活实例,有助于广大师生将工匠精神寓教于做、学做结合、知行合一,更好地实现职教学生的成长成才、工匠精神的传承发展、职业教育的质量提升和创新发展。(作者系苏州职业大学校长)

《中国科学报》 (2017-04-18 第7版 视角)

本文由永利402com官网发布于公益,转载请注明出处:发扬工匠精神,作育工匠精神首要培养蒙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