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明显缓解,跨境资金流出压力

2019-09-15 作者:财经   |   浏览(139)

近一段时间以来,我国跨境资本流动出现了比较大的波动。但最新的数据显示,跨境资金流出压力逐步缓解。

数据显示,1—8月,银行累计结汇63260亿元人民币,累计售汇77356亿元人民币,累计结售汇逆差14097亿元人民币。其中,银行代客累计结汇57625亿元人民币,累计售汇71519亿元人民币,累计结售汇逆差13894亿元人民币;银行自身累计结汇5635亿元人民币,累计售汇5838亿元人民币,累计结售汇逆差202亿元人民币。同期,银行代客累计远期结汇签约3036亿元人民币,累计远期售汇签约6115亿元人民币,累计远期净售汇3079亿元人民币。

王春英表示,“当前我国跨境资本流动风险总体可控”,外汇管理将继续处理好便利化与防风险之间的平衡。防风险首先要客观地评估风险。当前我国的国际支付能力总体较强,不存在国际收支支付问题;企业的对外债务调整与偿还也在稳步推进,经过一段时间的债务去杠杆化,我国外债的未来偿付风险已经有所降低,去年底的本外币外债余额与去年3月底相比,已经下降了2570亿美元。

从近年来我国国际收支状况看,主要特点是经常账户顺差,非储备性质的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王春英说,从2014年起,我国非储备性质的资本和金融账户开始出现逆差,但主导因素不是外来资本撤资,而是我国民间部门不断地扩大对外投资。

国家外汇管理局19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8月,银行结汇8355亿元人民币,售汇8988亿元人民币,结售汇逆差634亿元人民币。

不过,一季度与货物贸易相关的银行代客结售汇数据仍呈现逆差,而同期海关统计的货物贸易存在大额顺差,两者存在1000多亿美元差异;2015年的情况与之类似,进出口顺差是5900多亿美元,银行代客货物贸易结售汇小幅逆差,两者之间的差异为6311亿美元。大幅贸易顺差为何没有转化为结售汇顺差?

从银行结售汇数据(结汇即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售汇即客户向银行购买外汇)看,2016年一季度逆差1248亿美元,二季度逆差大幅收窄至490亿美元,其中,月度结售汇逆差也逐步回落。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表示,8月份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有所缓解。一是银行结售汇逆差收窄。2016年8月,银行结售汇逆差95亿美元,环比下降70%,为2015年7月以来月度最低值。二是非银行部门涉外收付款逆差下降。8月份,非银行部门涉外收付款逆差80亿美元,环比下降75%。其中:外汇收付差额由7月份逆差13亿美元转为顺差197亿美元;人民币收付逆差277亿美元,环比下降10%。

王春英坦言,并不排除一些短期因素还会在个别时期出现,比如一些突发事件的冲击、一些超出市场预期的因素等,但这些因素毕竟是短期的,不会改变中长期趋势。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和经济结构的调整,境内主体同时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配置资源的需求也会上升,跨境资本双向流动将会更加活跃,但这通常要经历一个逐步适应和完善的过程,相关的资本流动仍将保持在一个可预期、可控的范围内。

“未来,外汇储备围绕合理水平上下波动可能成为常态。”王春英表示,外汇储备变化是国内外宏观经济运行的结果,我国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会受到一些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但我国国际收支平稳运行的根本性支撑因素依然较多,包括国内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经济结构不断优化、经常账户持续顺差、长期资本继续流入等。我国跨境资金将继续呈现有进有出、双向波动的格局。

这位发言人说,推动外汇供求趋向平衡的因素继续发挥积极作用。一是市场主体结汇意愿趋稳,售汇比例进一步降低。8月份,银行客户卖出外汇金额与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59.2%,较7月份提高0.9个百分点;银行客户买入外汇金额与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7.4%,较7月份下降1.3个百分点。二是部分渠道的跨境外汇融资继续回升。8月末,企业海外代付、远期信用证等进口跨境外汇融资余额较7月末增加79亿美元,已连续6个月增长;8月份,企业跨境外汇贷款资金净流入61亿美元,较5—7月份月均净流入7亿美元的规模明显增加。三是投资收益等季节性购汇需求回落。从历史情况看,6、7月份是外资企业利润汇出、境外上市公司分红派息的高峰,随后将有所下降。8月份,投资收益购汇环比下降31%。此外,8月份仍是境内居民境外旅游、留学购汇较多的时期,但当月旅行项下购汇环比下降3%,同比下降16%,说明前期个人购汇需求得到较大释放,也显示当前个人购汇仍较理性。总体看,当前我国经济运行基本平稳,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呈现双向浮动,市场情绪较为稳定,有助于外汇供求进一步趋向平衡。

从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同样持续收窄,3月份该项逆差为261亿美元,而1月份和2月份逆差分别为558亿美元和305亿美元。

外汇储备合理波动或成常态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认为,3月份,企业对人民币汇率的预期显着改善。企业结汇意愿升至51%,为自去年8月汇改以来的最高值;而购汇意愿降至46%,为2015年以来的新低。

王春英解释,关于我国失去第二大债权国地位的问题,涉及国际收支平衡表和国际投资头寸表的关系。我国对外净资产的增减,不仅会受国际收支金融账户交易的影响,还会受价格和汇率等非交易变动的影响。

图片 1

跨境资本流动总体保持基本稳定

另一类是企业财务运作因素。财务运作因素主要有3个方面,一是企业增加对外资产。“有些企业出口收款的周期有所延长,这会导致我国企业的贸易信贷资产上升”。2015年,企业贸易信贷上升了460亿美元。同时,企业出口外汇收入并不急于结汇,而是以外汇存款的形式持有。2015年,企业外汇存款余额增加了250亿美元左右,今年一季度进一步增加了224亿美元。

王春英说,这主要体现了国内外市场环境的变化。从外部看,除了年初以及6月底,其他大部分时间国际金融市场保持基本稳定,美联储加息进程放缓,上半年美元指数总体下降了2.6%;从国内看,经济运行仍保持在合理区间。同时,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减弱,市场情绪趋向稳定和理性。

国家外汇管理局4月21日公布一季度外汇收支数据显示,企业偿还外债节奏放缓,人民币汇率趋向基本稳定,外汇储备由降转升。外汇管理将继续处理好便利化与防风险之间的平衡

国务院新闻办21日举行发布会,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介绍2016年上半年外汇收支数据的有关情况。

外汇管理局公布3月外汇收支数据显示——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明显缓解

一般认为,影响外汇储备规模变动的因素主要有四类:一是国际收支交易导致的储备变化;二是外汇储备投资资产的价格波动;三是汇率折算因素;四是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定义,外汇储备在支持“走出去”等方面的资金运用记账时会从外汇储备规模内调整至规模外。

外汇收支数据显示,近期结售汇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均较年初明显回落。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分析,这些数据表明,近期企业、个人等非银行部门的跨境资金净流出逐步下降,跨境资金流出压力较年初明显缓解。

最新数据显示,我国2015年对外净资产是1.6万亿美元,比2014年末减少63亿美元,失去了对外净资产世界排名第二的位置。

4月21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3月和一季度外汇收支数据。数据显示,我国国际收支状况和跨境资金流动趋于平稳,跨境资本外流连续3个月出现改善,流出压力较年初明显缓解。

目前,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仍是全球最高水平,明显高于排名第二位的日本。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今年一季度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占全球外汇储备总规模的三成左右,比重依然较高。

王春英认为,企业进口支付中很多是偿还前期的境外融资,与当期的进口支付没有关系。2015年跨境融资下降了1151亿美元,今年一季度进一步下降了349亿美元;同时,2015年企业从境外交易对手借入的贸易信贷负债也下降了623亿美元。另外,2015年境内外汇贷款余额下降1006亿美元,今年一季度下降了350亿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和贸易相关的贷款”。

从交易因素看,2014年和2015年,我国对外净资产余额增加了3118亿美元。“这一方面在于我国对外投资增加,另一方面是国内市场主体主动持续偿还对外债务,非居民也减少在境内的存款,使得我国对外负债持续下降。”王春英说。

王春英认为,3月份以来,市场普遍认为美联储加息进程会相对缓慢,并且美联储也会关注全球金融市场对其经济的影响。人民币汇率也随之趋向基本稳定,跨境资金流动回归经济基本面。当前我国既定的经济金融政策完全可以逐步适应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正常化,相对良好的经济基本面可以保障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在中长期保持基本稳定。

王春英认为,未来我国经济仍将保持中高速增长,以货物贸易为主导的经常账户仍会保持顺差。同时,我国外汇储备依然充裕,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的能力较强。所以,未来我国跨境资本流动总体仍会保持基本稳定。

王春英在回答《经济日报》记者提问时分析,主要影响因素可以大致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统计口径因素,海关进出口是货物流统计,货物贸易结售汇是资金流统计,两者在统计范围、记录时点等方面有所不同,数据也不可能是一一对应的。

2016年6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2052亿美元,较5月末增加134亿美元。王春英表示,6月份外汇储备的增加,主要是由于储备所投资的资产价格总体呈现上涨。

王春英表示,还要考虑到企业跨境人民币结算影响。2015年,与海关可比口径的货物贸易项下,跨境人民币净收入了1700多亿美元,今年一季度也有不到100亿美元的人民币小幅净收入,“这些自然就不会产生银行结售汇”。

“由于这类估值变化反映了不同时点账面价值的变动,不是实际损失。因此,对于汇率、资产价格的变动导致的净资产规模增减,应以平常心看待。”王春英表示,对外净债权的规模应该适度,如果能够吸引外来投资、合理利用境外低成本融资,其实也是一个比较经济合理的事情。

从银行代客结售汇数据看,3月份该项逆差进一步减至336亿美元。而1月份和2月份逆差分别为694亿美元和350亿美元。如果刨除2月份春节长假因素,以每月的交易日个数进行日均测算,则逆差缩窄规模更为明显。1月至3月份银行代客结售汇日均逆差分别为35亿、22亿和15亿美元,3月份较1月份下降57%。

王春英表示,2016年上半年,我国经济运行基本符合预期,国内金融市场总体平稳,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跨境资金流出压力逐步缓解。

“外汇管理仍会坚持在改革开放的总体原则下守住风险底线。在充分满足市场主体具有真实贸易投资背景的用汇需求的同时,积极防范跨境资金流动风险,”王春英说,“我们的政策是一贯的、连续的,也能够很好地应对当前的跨境资本流动局面”。

从非交易因素看,统计方法调整以及价格、汇率变动造成的估值损失是近年我国对外净资产下降的主因。用市值法取代历史成本法计量我国对外股权负债,统计方法调整使得近两年我国对外股权负债增长近3000亿美元;因价格和汇率因素使我国对外资产减少3969亿美元。

由于预期美联储加息等原因,国内企业加速偿还外币贷款,是前期跨境资金流出的一个重要原因。而一季度企业偿还外债节奏有所放慢。2016年一季度,境内外汇贷款余额3月份略增0.3亿美元。进口跨境贸易融资余额降幅也在3月份收窄至31亿美元。王春英认为,境内外汇贷款余额由降转增,跨境贸易借贷余额降幅大幅收窄,表明境内客户偿债节奏明显放缓。

理性看待第二大债权国地位丢失

企业外汇存款进一步增加

美联储货币政策始终是影响近期国际资本流动的重要因素。王春英表示,从本轮美联储首次加息以来的实际情况看,短期内对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有影响,但没有改变中长期保持基本稳定的格局,良好的宏观经济基本面是抵御外部冲击的根本保障。

春节过后,我国各项经济指标出现积极变化,人民币汇率趋向基本稳定,外汇储备由降转升,央行外汇占款降幅也收窄,外汇收支的变化在趋势上与这些因素保持一致。

本文由永利402com官网发布于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明显缓解,跨境资金流出压力

关键词: